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四大银行七成“暴利”靠吃利差

2018-12-08 00:02:08
四大银行七成“暴利”靠吃利差 “银行暴利说”究竟成不成立?这是目前舆论争论为激烈的话题之一。随着昨日工商银行、中国银行2011年报公布,四大国有银行去年业绩报告已悉数亮相。根据年报数据统计,四大行去年净赚6301.67亿元,平均日赚17.26亿元,盈利规模较上年增长约两成,巨额净利润再度引起了公众对银行暴利的质疑。 四大行日均赚17.26亿元 6301.67亿元!“银行业的利润高过石油、烟草”,惊人的说法还言犹在耳,上市银行惊人的盈利能力成为的“论据”。 工商银行去年实现净利润2084亿元,较上年增长25.6%,继续蝉联“全球钱银行”桂冠;建设银行去年净利润为1694.39亿元,增速25.48%;农业银行净利润首次突破千亿元关口,达1219.56亿元,同比增28.5%,中国银行实现净利润1303.19亿元,比上年增长18.81%,四大行共赚得净利润6301.67亿元。 巧合的是,昨日中国石油也发布了2011年的业绩报告,去年中石油净利润为1339.6亿元,仅高于四大行中的农行、中行。相比之下,中国石化和中海油可能更是“羞于公布”,去年全年净利润分别为717亿元和702.6亿元,净利润甚至还没有到四大行的一半。“银行业利润高于石油”再受关注。 其实,去年年底民生银行行长洪崎语出惊人的一句“银行业利润太高了,我们都不好意思公布”,令银行暴利问题备受舆论考问,银行客户、股民、媒体、银行高管、学者甚至官员都参加了这场大论战。对于银行业究竟是否存在“暴利”,在近日召开的几大国有银行业绩发布会上,农业银行、建设银行高管都言之凿凿地声称“没有”。建设银行副行长庞秀生则表示,并不存在暴利问题,从数据上来看,建行去年业绩增幅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幅趋于一致。 在农行年报业绩发布会上,农行行长张云也同样持否定态度。中国银行业净利润的增长并没有脱离经济实体,而其给出的论据是,2008-2010年全国规模企业利润率增长率与同期银行业的净利润增长率差别不大。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作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各大银行老总,都不约而同地称银行业高利润主要得益于资产规模扩张,总体资产回报率并不高,“不能说暴利,只能说是厚利”。央行行长周小川、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杨再平也开口为银行“洗白”。 但公众、学者并不认可,随着年报逐渐披露,舆论对银行业“暴利”的指责声音越发高涨。究其原因,银行业人士与普通公众所处立场不同,观点自然难以统一。 七成收入靠吃利差 商业银行巨额利润到底从何而来?根据年报显示,利差收入仍是商业银行赖以生存的利润来源。在建设银行营业收入中,去年利息净收入3045.72亿元,较上年增加530.72亿元,同比增长21.10%,有76.70%是依靠利差收入赚得,农业银行对利差业务的依赖程度更高,实现利息净收入3071.99亿元,同比增加650.47亿元,增速26.86%,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的81.3%;中国银行利息净收入在营业收入中占比约69.5%,如此看来,四大国有银行的“暴利”七八成依旧来源于利息收入。 而这些国有银行利息净收入大涨的原因主要为贷款规模不断攀升、息差水平提高。建设银行就表示,规模因素和利率因素对利息净收入增加的贡献分别为64.38%和35.62%。以此计算,去年该行利息净收入多增了530.72亿元,其中各项资产负债平均余额变动带动利息净收入增加341.70亿元,平均收益率或平均成本率变动带动利息净收入增加189.02亿元;农行去年则多增了650.47亿元利息净收入,其中,因生息资产规模扩大而多增的利息净收入为376.96亿元,因利差水平提高而多增的利息净收入为273.51亿元。也就是说,规模因素和利率因素对利息净收入增加的贡献率分别为57.95%和42.05%。 另外,中国银行净息差水平2.12%,提升了0.05个百分点;建设银行净息差2.70%,较上年提升0.21个百分点;农业银行净息差2.85%,较上年提升0.28个百分点;工商银行净息差2.61%,同比提高0.17个百分点。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霍德明表示,银行业暴利是由于存贷利差导致的,存款利率由政府规定,不能随行就市自由浮动,而贷款利率可以由市场决定。这种巨大的存贷利差造就了银行的巨额利润。 不过,近期有分析师判断未来净息差可能下降,在昨日举行的工行2011年业绩发布会上,工行行长杨凯生澄清,工行不存在净息差下降问题。杨凯生披露,今年69%的贷款资产增长将重新调整,贷款收益会保持增加。36.8%的客户存款也面临重新定价。需要重新定价的80%是一年期以内的存款,这部分存款调整对付息成本增加的影响极为有限。再加上今年存款准备金率仍有下调空间,这意味着工行可向市场释放更多资金,并提高这部分资金相较于存款准备金率的收益。 手续费佣金收入“角色”变重 虽然银行靠息差收入已经顶起了“大半边天”,但是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在银行业绩中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重。如中国银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率已经达到19.7%,去年全年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646.62亿元,比上年增加101.79亿元,增幅18.68%;建设银行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869.94亿元,较上年增长31.55%,营业收入比率较上年提高1.47个百分点至21.91%;农业银行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687.50亿元,较上年增加226.22亿元,同比增幅更是高达49%,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18.2%,较上年提高2.32个百分点。 与银行净利润相比,各家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呈现了惊人的赚钱能力。虽然很多观点认为,存贷款利差就能喂肥银行,但在监管层和市场作用的推动下,银行业转型已经刻不容缓。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主任吕随启直言,如同股市有人赔钱就有人赚钱,银行也同样,在银行赚得高额利润的同时,自然是银行客户需要缴纳更多的费用,之所以银行屡遭诟病,主要因为银行业其垄断这一特殊的性质,不像企业是做实业起步,靠的是买卖交易完成的,而是通过赚取客户的手续费、利息等获利。 商业银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的不断增长,换来的却是银行“免费服务”的减少以及增值服务的涨价。有不少银行客户表示,在银行业利润惊人增长的同时,能否更多地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客户花更多的钱得到更好的服务,对银行的“怨言”自然减少。 不过,在银行业绩发布会上,也有银行高官坦言继续保持高增长有压力。庞秀生表示,由于央行降息及下调存准率的滞后效应,以及人民币投资收益率陡峭下降,此外,理财存款成为补充存款的长效途径,利率比活期存款高很多,因此,今年保持利差稳定压力很大。他引用券商分析报告指出,多数券商预期建行今年利润增10%-20%,息差不会再继续高增长,手续费近两年的高增长也不是常态,资产规模也将趋缓。 分红比例更加吝啬 在取得巨额净利润的同时,四大行却不约而同地伸手向市场“要钱”。据记者统计,去年四大行共计发行1720亿元次级债,其中,工行、农行次级债规模为500亿元,建行400亿元,中行320亿元。 通过再融资的输血,各大行资本充足率水平得到提高。但次级债只能补充银行附属资本,部分银行核心资本充足率出现下滑。截至2011年末,农行资本充足率11.94%,核心资本充足率9.50%,分别比上年末上升0.35个百分点和下降0.25个百分点;中行核心资本充足率10.07%,较上年略降0.02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12.97%,较上年提升0.39个百分点;工行资本充足率为13.17%,核心资本充足率为10.07%,分别较上年提升了0.9个百分点和0.1个百分点。 建行的资本充足水平提升幅度。截至去年年底,建行资本充足率13.68%,较上年增长了1个百分点;核心资本充足率10.97%,较上年增长0.57个百分点。即便如此,建行仍打算继续发行次级债。建行行长张建国在回答媒体采访时说,建行目前资本充足情况良好,未来2-3年依然能满足监管部门对资本充足率的要求。“但此前建行董事会批准了两年内发行800亿元次级债计划,去年发了400亿元,按照规定明年8月之前建行仍有发行400亿元次级债的机会。”他透露。 与频繁的再融资相比,各大行的分红预案却显得很抠门,给予股民的红利回报不仅没有增长,反而出现下滑。根据利润分配预案,农行拟向股东每10股派发股利1.315元(含税),合计427.10亿元(含税)。按照该期间集团合并口径下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计算,分红比例为35.03%,远低于2010年52.3%的分红比例。建行拟以该行2011年净利润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息591.28亿元,每股现金股息为0.2365元(含税),占2011年净利润的比例为35%,而其去年的分红比例约为40%。中行2011年度拟派发股利432.68亿元,占全年净利润的34.8%,而2010年的分红规模占当年净利润的39%。 解决银行“暴利”急需改革 事实上,银行暴利问题已是个老生常谈的症结,业内人士呼吁,公众的关注重点应该有所偏移,不仅是银行的“暴利”,而是如何能让银行利润回归合理。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指出,银行业“暴利”倒逼金融机构加速进行利率市场化改革。他认为,工、农、中、建以及国家开发银行等资产规模较大的银行是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一家机构出问题,大家都会出问题,就会形成系统性金融风险,国家救助和处置的成本会极大,处理不好很可能需要国际救助,就会将国民经济拖入深渊。目前,我国利率没有市场化,银行还没有获得直接的定价权,但央行的管制利率已经为银行保留了足够的保护利差。 另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逐步开放,利率市场化是大势所趋。一旦我国实行利率市场化,银行业的息差势必将有所缩减。此前,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公开表示,利率市场化进程的加速将使银行存贷款利差急剧收窄。美国1981年至1985年存贷款平均利差为2.17%,而在完成利率市场化改革之后的1986年至1990年则降为1.63%。利率市场化甚至还会引发银行倒闭现象。 郭田勇表示,由于利率市场化会给银行经营带来压力,因此其前提应该是建立存款保险及金融机构破产机制。同时,利率市场化与放宽准入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如果利率不市场化,却大幅放宽金融机构准入,就会形成金融黑洞,大量社会资本会争先恐后进入金融业;同样,如果利率市场化而准入不放松,银行就有可能利用相对垄断地位反而导致贷款利率上升。因此,在推进利率市场化的同时,金融机构准入门槛需大幅降低。 农行董事长蒋超良则比较有信心,“我国启动利率市场化改革对整体行业息差将构成一定压力,但农行存贷比仅为58.5%,属较低水平,活期存款占比亦领跑行业,料该行仍有发展空间”。 另外,业务转型也是商业银行有望摆脱“暴利”、“靠利差吃饭”等诸多指责的一方良药。工行董事长姜建清昨日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要争取用十年的时间,将工行的业务构成转变为4:3:3的模式,存贷收入今后只占工行营业收入的四成,中间业务、交易收入各占三成,把工行从以往“信贷中介”的角色转变为“金融中介”,实现均衡发展。 陶瓷波纹填料价格
移动篮球架价格
婴儿感冒咳嗽怎么办
涡街流量计厂家哪家好
宝宝咳嗽吃什么水果好
上海物流专线
小孩烧到39度怎么办
宝宝晚上发烧白天不烧怎么回事
五个月宝宝止咳小妙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