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三任大股东频施掏空诡术多伦股份沦为空壳

2018-10-31 13:58:53

三任大股东频施掏空诡术 多伦股份沦为空壳

中国9月24日讯( 安石)虚幻的武侠片引人着迷的就是一套套盖世神功,而现实的资本江湖中却不乏武林高手。

多伦股份(())的三任掌门就将“吸星大法”、“乾坤大挪移”玩得炉火纯青。比武论剑,结果是上市公司被大股东掏空沦为空壳,贡献利润的核心子公司南昌平海要闹“独立”,拒绝提供2013年上半年财报而对簿公堂。南昌平海的实际控制人恰为老掌门陈隆基,至此,现任掌门鲜言与老掌门陈隆基之间矛盾公开化。

在继陈隆基之后,鲜言之前,还有一位掌舵仅8个月前李勇鸿。而今年7月份,多伦股份刚公告称,公司4000万股股权质押给李勇鸿,原因不详。多伦股份已沦为空壳,而故事尚未结束,它仍是三任掌门的练武场。

陈隆基:乾坤大挪移 捞金16亿元闭关

多伦股份沦为空壳的故事要从资本大佬陈隆基开始讲起。多伦股份原名福建豪盛,是A股首家“台资概念”上市公司。2000年11月陈隆基入主,公司名称也由福建豪盛变更为利嘉股份。

利嘉股份2005年参加上海市黄金地段——多伦路二期1号地块(下称多伦路1号)的竞买,并以6.5亿元高价将其收入囊中。这块地也成为其核心的资产,由此公司名称也变更为 “多伦股份”。多伦路1号地由多伦建设负责承接开发,这部分资产也划入多伦建设旗下。

自2005年买下多伦路1号地后,多伦股份对其开发却一直停滞不前,甚至拆迁工作也未展开。对此,多伦股份在2008年至2010年的年报中解释称主要是由于拆迁资金等难题而无法开展。

更令人看不懂的是,早在2007年9月,多伦股份就以3900万元的价格,将多伦建设39%的股权,转让给北京富成源,加上另外两公司转让的多伦建设9%的股权,北京富成源已拥有多伦建设48%的股权;2011年9月,多伦股份又将多伦建设51%的股权以5500万元的价格卖给北京富成源。至此,北京富成源以9400万的价格取得多伦建设90%的股权,进而也将多伦股份6.5亿元买下的多伦路1号地拿下。

仅仅按照6.5亿元的拿地价的90%来算,北京富成源9400万投资赢得了5.85亿的地产,盈利4.91亿元,投资实现6倍增值。

而且,截至出售之前,多伦建设仍然拖欠多伦股份1.55亿元现金。这尚未计算自2005年至2011年上海地价增值情况。事实上,到2010年上海住宅用地均价已从2005年的一万元飙升至2010年的2万元以上,翻了一番。

事实上,北京富成源与陈隆基渊源很深。

多伦建设股权交易公告披露,北京富成源当时的法定代表人为吴风。北京工商局提供的信息显示,吴风同还是北京东樽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东樽)的法定代表人。北京东樽是正和股份的控股子公司,而当时正和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就是陈隆基。

当时便有知情的券商投行部负责人对媒体直言:“很明显北京富成源就是陈隆基自己的公司,他当然不会承认有关联关系了。”

除通过北京富成源收购多伦建设进而获得多伦路1号地获利4.91亿元外,陈隆基还通过减持套现获利11亿元。

利用涉矿传闻、重组和国际板概念等一系炒作,多伦股份在2011年月期间,股价从6元飞蹿至14.6元,暴涨超过143%。而陈隆基也于2011年4月至11月期间,通过控股股东多伦投资,陈隆基减持多伦股份8431万股,套现约8亿元。

2011年12月1日,陈隆基将其持有的多伦股份4000万股权作价3.6亿元转让给李勇鸿。至此,继陈隆基之后,李勇鸿成为多伦股份的第二任掌门。

陈隆基入主多伦股份十年,获得8亿元减持套现、通过北京富成源收购多伦建设获利4.91亿元、转让4000万股权获得对价3.6亿元,共套现16.51亿元。

陈隆基的故事还并未结束,至今他仍是南昌平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南昌平海)的实际控制人,而南昌平海是多伦股份的利润支柱。

多伦股份持有南昌平海45%股份。2013年7月,南昌平海拒绝向多伦股份提供2013年上半年度报表、财务情况等,被多伦股份告上法庭。多伦股份任掌门陈隆基正是南昌平海的实际控制人。

自2010年以来,南昌平海一直是多伦股份的利润核心。2012年南昌平海贡献收益1719.43万元,占到多伦股份同期净利润的71%。今年上半年,南昌平海实现营收1.26亿元,净利润2957万元。今年上半年,多伦股份净利润为2341万元,而南昌平海为其贡献净利润为1331万元,占多伦股份净利润的57%。

因南昌平海拒绝提供其上半年度财务报表,导致多伦股份半年报推迟半月时间。多伦股份难免尴尬,而现任掌门鲜言与陈隆基的矛盾也摆上台面。这也显示出,任掌门陈隆基只是“闭关”,却并非撤出多伦股份。

李勇鸿:亏损两千万退出 4000万股权质押有文章

第二任掌门李勇鸿的故事源起2011年12月。他以 2.16亿元和1.44亿元分别向东诚国际和劲嘉公司收购其所持有的多伦投资 60%和 40%股权。多伦投资持有多伦股份4000 万股股份,占多伦股份总股本的 11.75%,为多伦股份的控股股东。李勇鸿先生通过收购多伦投资 100%股权进而成为多伦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李勇鸿与陈隆基一样同为香港人。斥资3.6亿元从陈隆基手中接过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李勇鸿公开承认收购是看好多伦投资的发展前景,希望实现个人财富的化。他对多伦股份的发展转型做出规划,表示未来12个月或对多伦股份资产及其负债进行购买或置换,择机协助上市公司获得煤化工业项目,从而对多伦股份的地产主业向煤化工业务转型。

然而,接棒仅8个月后,李勇鸿便选择了退出。

2012年5月至6月,李勇鸿将持有的多伦投资100%股权转让给鲜言。具体方案为:51%股权作价2亿元转让给HILLTOP GLOBAL;49%股权转让给ON EVER ,交易价格为1.4亿元。

受让股权的两公司实际控制人均为鲜言。由此,鲜言接替李勇鸿成为多伦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李勇鸿于2011年底以3.6亿元入主多伦股份,仅8个月后变以3.4亿元退出,净亏损2000万元。李勇鸿缘何甘心做亏本买卖?

在李勇鸿接手时,多伦股份几近空壳。如前文所述,多伦股份核心的资产多伦路1号地已以9400万元低价卖给北京富成源。

有知情人士向中国财经透露,李勇鸿在接手前,便和陈隆基有协议,将利润的多伦股份持股45%的南昌平海以及福建的资产归还陈隆基。而在鲜言从李勇鸿手里受让多轮投资100%股权时,这一约定被延续下来。

事实上,南昌平海一旦划出多伦股份而独立,多伦股份将彻底沦为空壳,其业绩报表将会更难堪。

从近三年来看,2010年,多伦股份实现净利润为579万元,而南昌平海贡献净利润为2857万元,意味着刨除南昌平海后,多伦股份将亏损2287万元;2011年与2012年,多伦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2038万元和2431万元,而南昌平海分别贡献27%及71%。一期的半年报显示,多伦股份实现2325万元净利润,其中南昌平海贡献1331万元,占多伦股份净利润的57%。

耐人寻味的是,就在两个月前,多伦股份公告称,公司大股东多伦投资(香港)有限公司已将4000 万股流通股质押给李勇鸿,“尚不清楚其详细原因”。

李勇鸿在股权转让中,一来一往亏损2000万元,而历经陈隆基、李勇鸿、鲜言三人接盘的4000万股权又缘何质押在其名下?这4000万股权是否要完璧归赵?质押期结束后,是否存在多伦股份控制权再次生变的可能?

鲜言:吸星大法 私吞荆门汉通?

2012年5月至6月,李勇鸿将持有的多伦投资100%股权转让给鲜言。但直至7月18日,上市公司才收到大股东多伦投资的来函,说明股权转让情况,当时,上市公司称无法联系上李勇鸿。

2012年9月,鲜言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原因是前实际控制人受让股权不满12个月便进行转让,违反约定;其次,转让股权两个月后才进行披露。

目前,多伦股份赚钱的两个公司分别为南昌平海和荆门汉通置业。知情人士对中国财经透露,从李勇鸿入主到鲜言接盘,每次易主均有个“约定”,将南昌平海全部股权归在陈鸿基手中。而南昌平海拒绝提供半年报正是陈鸿基向鲜言施压,逼迫其兑现承诺。此外,他还透露,荆门汉通只是在多伦股份财报上“ 作秀”,实际利润并未划入上市公司。多伦股份对荆门汉通也没有实质的管理权,而真正的当家人和受益人是鲜言。

若爆料人所言可信,那鲜言与任掌门陈隆基资本操作手法颇为相似。

荆门汉通由多伦股份持股70%,控股股东为多伦股份,实际控制人为鲜言。而事实上,荆门汉通正是上市公司一手喂大的。

2009年9月11日,多伦股份从福建太德收购了荆门汉通置业有限公司(简称“荆门汉通”)70%股权,交易对价为2100万元。

此后,多伦股份又多次对其进行增资。2013年5月,多伦股份对荆门汉通再次增资,荆门汉通的注册资本增加到1.5亿元,其中多伦股份出资1.05亿元,占股 70%。

除持续增资外,多伦股份还为荆门汉通变相输血。仅应收账款一项,3年就增长了5倍。

2010年,汉通置业累计占用多伦股份资金约1亿元,经偿还之后,到年末仍欠上市公司3258万元。2011年,这一数字增加到9340万元,而此时荆门汉通仍未盈利。2012年,荆门汉通对上市公司的“欠债”高达2.75亿元。到2013年上半年,应收账款略降,为2.43亿元。

1.05亿元的股权投资,加上2.43亿元的应收账款,荆门汉通占用多伦股份的资至少为3.5亿元。而其仅在2012年才开始盈利,2012年实现利润2595万元,多伦股份70%股权对应收益为1816.5万元;今年上半年175万元的利润,上市公司可分享122.5万元。

自2009年至今年上半年,荆门汉通为上市公司贡献1939万元净利润。多伦股份4年投资3.5亿元,收益仅为1939万元。

多伦股份对参控股公司的控制力低下,公司实际控制人频繁变更。值得注意的是,鲜言与陈隆基之间矛盾显性化,而隐性的同盟是鲜言与前掌门李勇鸿,二人曾联手炮制了“沐雪一号”案。鲜言与李勇鸿分别是“湖北精九”与“广东鸿远”的实际控制人,涉嫌利用信托资产对 “多伦股份”进行关联交易以及洗钱。

鲜言或有后手

沦为资本玩家的狩猎场,多伦股份命途多舛,被掏空态势显露,加上内部新老掌门之间矛盾斗争,公司未来前景堪忧。

中国从上述知情人士处获悉,多伦股份现任董事长鲜言为了兑现当初进入多伦股份时的承诺,即在一定时间内将江西南昌平湖地产和福建资产归还给陈隆基,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酝酿以资产置换的方式,将上述资产置出多伦股份。

2010年,南昌平海为多伦股份贡献净利润为2857万元,2011年与2012年,多伦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2038万元和2431万元,而南昌平海分别贡献27%及71%。一期的半年报显示,多伦股份实现2325万元净利润,其中南昌平海贡献1331万元,占多伦股份净利润的57%。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南昌平湖地产目前是多伦股份质的资产,但作为大股东的鲜言并没有相应的优质资产,一种可能就是,鲜言用劣质资产经过包装、评估增值后,来与南昌平湖和福建的资产进行置换。

9月23日,中国接通了多伦股份董事长助理金星先生的,提出采访要求,但被告知公司主要负责人出差在外地,暂不接受媒体采访。对于多伦股份大股东的以掏空为目的的资产腾挪行为,中国将继续予以关注。

梨树苗
铁皮保温
北方基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