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中铁快运优先选用条形码将来采用RFID

2019-03-04 18:12:38

中铁快运:优先选用条形码 将来采用RFID

导读:无奈之下,中铁快运只能寻找替代方案,这时候,其中一家公司的条码扫描方案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原来中铁快运曾经在几年前购买过该公司生产的条码标签制作设备,但只是在总部使用,并没有大范围推广。重要的是,根据对方提供的方案,如果未来RFID标签的成本下降到可以接受的程度,该公司的设备只需要用很少一部分资金将某个模块进行升级,整个系统就可以转而支持RFID技术。

利用“条码扫描方案”替代RFID,中铁快运以低成本解决了快递行业的“顽疾”   在早春和暖的阳光照耀下,位于北京丰台科学城的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总部内,一辆辆印有“CRE”标志的货车正在装卸,场面繁忙却井然有序。“中铁快运一天要发送不少于5万件货物。过去,这么多包裹要想做到准确收发货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现在我们的出错率下降了约十万分之二。这主要是因为去年底刚刚完成的‘全程追踪’信息化项目帮了大忙。”中铁快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筹备组副组长赵数诗在接受采访时显得轻松而自信。   快运致命伤   就在去年这个时候,赵数诗还在为丢货大伤脑筋。“快运业有两大要求,一个是速度快,再一个就是安全。丢货不仅非常影响公司的声誉,更会带来经济损失,”赵数诗表示。2005年以前的中铁快运,几乎每天都有丢货的事情发生,“让人十分头疼”。赵数诗称物流公司的货物在运输途中被窃的情况并非偶然,然而接下来的赔偿工作更是麻烦事,“像血清制品,一小箱就十几万元,要是再耽误了医疗时间,后果更为严重”。   “国外同行如FedEx,每年运送的包裹多达几十亿件,依靠相对完善的流程和技术,如RFID,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丢货的发生。相比之下,国内的快运公司则显得相形见绌。”据赵数诗介绍,仅保守估计,国内快运业一年因丢货造成的赔偿金额就超过两千万元。对于国内物流企业极低的利润率来说,丢货问题很可能就是致命伤。   “比较而言,发错货的情况更多,也更难控制。”赵数诗话锋一转。中铁快运目前主要的运输方式是火车,同时也采用公路汽运、航空货运以及海运等其它运输方式。作为全国性的快递络,中铁快运承运的货物经常需要在多种运输工具和多个城市之间进行转运,由于路程上的延误等突发情况,发错货的现象并不少见。由此带来的麻烦也可想而知。   曾有这样一件事让赵数诗记忆犹新。从沈阳发车在北京中转去上海的一件货物,终竟然被发到了武汉。“我们原有的计算机系统要求各地中转营业部核对货物上的标签后,由操作人员将货物信息录入系统”,然而貌似完整的系统却始终解决不了各环节的人工错误,中转过程中人工识别标签的错误和手工录入货物信息的错误使运输的各环节脱节,同时也使追踪货物确切的位置成为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小标签克服“顽疾”   为解决这些问题,2005年初,在经历了几轮艰苦论证之后,中铁快运开始筹划对信息系统进行改造。“怎样尽可能解决员工手工填写标签和输入信息时产生的错误,提高他们的效率,并将货物运输信息完整传入数据中心,以把握包裹的实时位置,成为堵塞丢货、错货漏洞的关键点。”赵数诗对这个名为“全程追踪”的新项目要达成的目标很明确。   “但是采用那项技术,应用那家公司的产品和方案,这其中还颇经历了一番波折。”赵数诗告诉。事实上,初中铁快运考虑的技术是RFID。在调研过程当中,包括和TNT、UPS等国际同行的交流中,赵数诗得到一个明确的认识──随着RFID的使用,货物将得到更快更准确的扫描,从而使供货时间更快,流程更加简化,并大大降低识别的错误率。RFID的确很适合中铁快运的需求。   然而,两家业界的美国公司RFID项目的报价一拿过来,中铁快运的决策者们有点犹豫了。“50万美元,还只是部分设备和在北京、上海两地试验用的几万个标签,太贵了!如果要完成整个项目,那将是中铁快运承担不起的‘天价’。”据赵数诗回忆,成本鸿沟摆在了自己面前,项目不得不暂时停下来。   无奈之下,中铁快运只能寻找替代方案,这时候,其中一家公司的条码扫描方案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原来中铁快运曾经在几年前购买过该公司生产的条码标签制作设备,但只是在总部使用,并没有大范围推广。重要的是,根据对方提供的方案,如果未来RFID标签的成本下降到可以接受的程度,该公司的设备只需要用很少一部分资金将某个模块进行升级,整个系统就可以转而支持RFID技术。   终双方达成一致,中铁快运购买整套设备和相关耗材,自己进行项目实施。“用条码方案是否合算?那得看结果。”赵数诗有自己的判断。经过测算,虽然作为一次性耗材,标签增加了服务成本,所有费用摊下来,每个标签折合人民币0.12元,但就是这0.12元,却彻底堵住了在货物流转过程中重新手工编号带来的隐患,人员效率也大大提高。   接下来的工作更为庞大。为了保证对货物位置的实时监控,中铁快运开始对原有的信息系统进行大规模重构。系统信息流由原来“单向+部分双向”方式改变成“大集中”方式。“所有货物流转过程中所发生的每个位置改变都被传回中央数据库,并进行记录,这种‘大集中’方式使我们可以实时了解到货物到底在那里,在那个环节发生了问题。‘全程追踪’由此而来。”赵数诗向介绍。   “‘全程追踪’不仅改善了丢货、错货的问题,节省了相关成本,更重要的是,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市场空间,”赵数诗说,“很多有物流服务需求的企业,他们不仅要运输,更要我们提供仓储以及物流管理服务,‘全程追踪’及相关的管理报表使他们对自己企业商品的销售、仓储等情况了解得更及时准确,也更贴近市场。”   随着“全程追踪”项目的结束,赵数诗有了一段难得的空闲时间,可是他却轻松不起来。2006年1月18日,同属铁道部旗下、处于同业竞争状态的中铁快运与中铁行包两间快递公司,在京宣布重组合并。新中铁快运涵盖了包裹快递、快捷货运、合约物流和国际货代四项主业,对于信息部门而言,业务整合后的系统整合和推进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据赵数诗介绍,公司原有的信息中心已被撤消,取而代之的是预备成立中铁快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个公司将负担起中铁快运包括IT整合在内的信息化整体建设。中铁快运在走出国门的进程中,面对DHL、TNT、UPS、FedEx等“洋品牌”的冲击。作为中铁快运的信息公司,必然要跟上物流市场竞争的需要,提供更为实用的信息化解决方案,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金鲨银鲨
感冒鼻塞流鼻涕该怎么办
儿童高烧不退 手脚发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