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育儿

煤化工陷囧境新政或倒逼产业升级7z7z

来源: 作者: 2019-01-31 03:34:47

煤化工陷“囧境”: 新政或倒逼产业升级

近年来,煤化工行业在相关产业政策的鼓舞之下,呈现如火如荼的增长之势,但又因该行业环境污染事件频遭曝光,而倍受质疑。

一直以来,现代煤化工技术被冠以清洁的环保理念,甚至有业内人称其为零排放,一时间关于煤化工的各种概念层出不穷。

然而,业内对现代煤化工技术零排放观点素有争议。甚至有声音认为,现代煤化工废水零排放,实际是一个伪命题,截至目前没有一家煤化工企业真正能做到纯零排放。

尴尬处境

纵观我国煤炭资源布局,其主要分布在中西部地区,而这些地区长年干旱少雨,水资源匮乏,生态系统也相当脆弱,而现代煤化工项目则恰恰集中在这些区域。从目前阶段的技术来看,其工作过程很难离开水的作用,现代煤化工生产废水经过技术处理后,虽然可以实现达标排放,但因为国内承载这些项目的区域,水资源紧张,水资源自然净化系统较差,这样导致废水零排放实际很难做到。同时,煤化工项目存在着高耗能、消耗大量水资源的问题,也同样遭业内诟病。

煤化工项目一直受到环境主管部门的重点监管。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教授陈彬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另据新华能源了解,在煤化工企业集中的内蒙、山西、陕西等区域,当地环保部门也经常挂牌督办与煤化工相关企业的污染事件。

无法否认,目前煤化工项目暴露出来的废水和烟气污染问题并非个案,以煤气化为龙头的煤化工项目,在近几年投产后都出现类似的种种环境问题。本以为能为煤炭资源升级利用煤化工技术,却不断遭遇环保危机。

对于煤化工企业的环保困局,官方的一个举动,所表达出的态度,让该行业萌生了更多不确定因素。

2014年7月17日,国家能源局在其官方站上发布了《关于规范煤制油、煤制天然气产业科学有序发展的通知》。通知称,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局正在研究制定《关于有序推进煤制油示范项目建设的指导意见》和《关于稳步推进煤制天然气产业化示范的指导意见》,近期将发布实施。

随后不久,上述两份指导意见的草案开始征求意见和修改。然而,时至今日再无下文。据发改委相关官员对媒体称,这两份指导意见已经搁置,因为争议比较大,条件不成熟。

事实上,煤化工目前面临的窘境不仅仅是环保问题。

据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首席专家舒朝霞介绍,以丙烯系为例,2020年前我国将有26套甲醇制烯烃装置、1套甲醇制丙烯装置投产,新增丙烯产能近800万吨/年;还有19套丙烷脱氢装置投产,新增产能1004万吨/年;新增炼油及裂解副产的丙烯产能900万吨/年。

如果以上装置产能均能实现,到2020年国内丙烯产能将达4500万吨/年。就算部分产能存在资源及项目不落实,到2015年我国丙烯产能也会达到3000万吨/年,2020年将超过4100万吨/年。舒朝霞说。

而根据丙烯下游衍生物需求折合计算,到2015年我国丙烯当量需求是2960万吨,年的年均增长率为7.6%。2020年预测丙烯当量需求是3800万吨,年的年均增长率为5.3%。这样一比对,预计2020年,我国丙烯能力就会出现过剩。

其次,多数煤化工项目经营不善,难以盈利的信息,近年来也一直频现报端。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海油包头煤化工公司的业绩并不好,2013年亏损1283.89万元。无独有偶,据南都报道,2014年8月中下旬,大唐公司因为准备把煤制气项目卖给神华公司而停产,进行相关的整理核算。

困中求变

我国明确提出要建设生态文明,摆在面前的似乎只有两条路,要么积极接受挑战,要么被淘汰出局。煤化工企业要实现转型升级,首先要实现企业环保的转型升级。

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在区域污染物总量控制、项目环评审批、项目建成后的环保监管方面要求更加严格,对煤化工行业未来发展必将产生重大影响。北京火德恒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兴道表示。

此外,我国在2013年公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中,提出对全国47个城市新建火电、钢铁、石化、化工等项目要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尽管煤化工行业的具体限值还没有制订出来,但新的法律法规实施以后,煤化工企业的环保压力将会更大,王兴道分析认为。

但业内也有声音认为,环保政策的日趋严格,带给企业的不仅仅只是压力,也将暗含许多机遇。

中国石油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冯连勇就认为,国务院出台的大气污染防治十条措施明确提出加快调整能源结构,加大天然气、煤制甲烷等清洁能源供应,这些政策的出台,对煤制天然气在内的一些煤化工项目是的利好消息。

冯连勇分析称,我国今后推广的清洁高效的新型煤化工,尽管不是降低污染的选择,但却是现实的选择。大气污染严重的重要原因,就是我国能源结构以煤炭为主,燃煤已成为中国主要的污染源。中国现有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在短期内很难发生改变,如何提高煤炭的清洁利用率成为降低污染的关键,而新型煤化工提供了一条可供选择的道路。目前新型煤化工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以生产石油替代品为方向,可高效利用煤炭资源,兼具节能、环保、减排等特点。以煤制天然气为例,相比直接燃烧煤来说,天然气可减少污染,节能降耗。

从这个角度来讲,环保新政对煤化工发展又是个难得的机遇。冯连勇说:煤化工审批项目多半为天然气项目,就是国家出于提高天然气能源占比的考虑。

王兴道分析称,目前我国煤化工行业处于一种迷茫期,政策面打压及产能过剩问题无疑给了正在发展中的煤化工当头一棒。但随着煤质烯烃以及煤制油等新兴行业投产及有效运行,煤化工行业或渐入佳境。从政府调控和产业发展看,绿色、环保将成为行业发展的必然方向。

如何降低煤化工企业的污染和排放问题,已经成为煤化工发展中的重要课题,加紧攻关研究,找出技术可靠、成本低廉的实用方法,才是未来产业发展的有力方向。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胡迁林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水资源和环境制约等问题是煤化工产业发展中的瓶颈,与其他新兴产业起步一样,关键看我们如何对待。只要正视、不回避这些问题,采取积极措施,目前,煤化工所面临的行业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滚珠花键
碳晶电采暖
铝扣板厂家
快干胶研发订制价格
优质新款手机支架厂家直销
耐磨焊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