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旅游

佛系张小龙和他的微信帝国

来源: 作者: 2019-05-15 00:56:47

不知从何时起,加个代替了记个和加个,成为了日常生活离不开的工具。这款国民运用由张小龙带领广研团队于11年推出,凭仗出色的产品设计和对人性的精致掌控,加上的神助攻,在里外夹击中突围,强势突起,成为豪拥10亿用户的超级运用,放眼全球,首屈一指。

曾被马化腾称赞为腾讯拿到了移动互联的船票,可见其对腾讯的重大战略意义。虽然腾讯的收入来源是游戏,但普遍认为腾讯核心的资产和竞争力是。成功抓住了移动互联兴起的契机,一飞冲天,被认为是典型的富二代,但是当二代取得超越一代的成绩,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便不能忽视二代自身的天资和努力。

帝国的强大

和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到10.58亿,比去年同期增长9.9%;

是装机标配,装机率超95%;

中国人人均日上时间90分钟,25%耗费在上,是第二名的5倍多;

公众号账户超2000万,月活用户超9亿;

小程序超100万,开发者超150万,日活高达2.8亿;

移动支付市场超40万亿,支付占据半壁江山;

老少咸宜,城乡通吃,一二三四线城市渗透率极高。

张小龙曾说希望大家用完即走,不要过度依赖,这像极了老板对加班到12点的员工说早点回家,你若是当了真7点就下班,估计老板会找你谈话改进绩效。没有广泛的用户基础,张是断然不敢这么说的,与其他应用千方百计、连哄带骗引诱你去安装使用不同,张佛系得多。

如今已成为的标配,甚至成为身体的器官,上至摇摇欲坠八十老太太,下至嗷嗷待哺三岁小娃娃,就是不识字的文盲和不睁眼的瞎子,都能语音聊天畅通无碍。

的野心

的野心不止于社交、不止于支付、不止于游戏、不止于信息流,而是所有在上能做到的事情全覆盖。它不仅仅是一个社交工具,也是一个营销工具,更是一个舆论场。它想成为所有运用的容器、所有流量的入口,成为连接万物的枢纽,构建于操作系统之上的操作系统,成为一个包罗万丈,吞噬一切的巨兽。

当公布要做搜一搜、看一看的时候,曾流传一张干翻全场的趣图,图片可能有夸大的嫌疑,但火力全开的话,以一当百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也反映出外界对的恐惧。

如果上市

拥有20亿用户的Facebook市值4000多亿美元,按照单元用户价值估算的话,估值2000亿美金也不算离谱。当然FB全球化做的更好,欧美的有钱人也多,单元用户价值更高,但在使用时长和频次方面却占优。

有说法支撑了腾讯一半的市值,如果独立上市的话,1000亿美金是没有什么疑问的,这个市值意味着可以吊打已经上市的京东小米美团,超越尚未上市的蚂蚁和滴滴,跻身中国互联上市公司TOP3。

当年马化腾曾针对杰克马说过鄙视靠财技搞东搞西的话,但这话就像杰克马说阿里不搞游戏祸患青少年一样当不得真,近年来阅文集团、腾讯音乐相继高价独立上市,尝到甜头的小马哥,后续推动独立上市也不是不可能。

移动支付半壁江山

业余做的移动支付份额接近40%,而支付宝差不多53%,两家加起来占比超过90%的市场份额,基本上没其他公司甚么事儿了。

而这样的占比格局是在支付宝补贴力度大于支付,而支付躲在二级钱包界面的情况下形成的,一度支付的份额增长让支付宝非常紧张。

价值连城的第三方服务

第三方服务,火车票、酒店按钮承包给了同程艺龙,这个入口给同艺贡献了超过90%的流量,同艺乃至都不打算做自己的App,该公司目前正排队IPO,估值超400亿港币。当你钱包不足10块,一想到你的钱包里躺着一堆价值十亿的按钮,是不是会瞬间产生富有的幻觉?

发现页购物按钮就像喂给东哥的一剂春药,让不知妻美的东厂厂长腰包鼓鼓的同时在异国他乡被玩了一把国际版仙人跳,可谓出尽洋相。

朋友圈的购物分享让拼多多蹭着热点忽悠一堆不明真相的大众去砍价,短短一年多时间,便把黄峥送到纳市去玩股票过山车,的气力真的大到令人瞠目结舌。

外面靠着给开发工具而活的小公司数不胜数,你能否想象得到开发一个群管理助手就能赚得个盆满钵满。

公众号森林

依托服务号、订阅号、企业号构建起庞大的内容生态圈,数千万公众账号如芸芸众生,依附而生,源源不断的产生大量资讯内容,从而通过定阅分发转变为财富,头部账号依靠广告和打赏还活的不错,连我这类码砖杂役也开了个订阅号,期望靠此发家致富。

对苹果爸爸说不

当苹果爸爸举起砍刀要向打赏收取保护费的时候,硬生生给怼了回去,宁愿剔除打赏功能也不愿屈服,就在众人为捏一把冷汗的时候,一向强硬的苹果居然认怂,一种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终于可以代表中国企业对洋大人说不。

移动互联规则我来定

头条、抖音曾蹭过1波朋友圈的热点,但当腾讯意识到事态严重的时候,果断大举封杀,企业竞争在遵纪守法的条件下,利用本身优势打击对手,无可厚非,本人对此亦不持立场。

虽然是打击对手,但理由总得编得冠冕堂皇一些。虽然说按规则行事,但就像人民的名义里的法院院长说的那样:规则制定权在我们手里,解释权也归我们所有,我说你犯规了,你就是犯规了。这可是规则权,是核心的头部权利,垄断在少数巨头手里。

目前来看还没有任性胡来,你看骂腾讯和马化腾的文章在朋友圈也大行其道,但担忧依然不能消除。

小宇宙爆发

小程序早两年就冒出来了,据说刚开始起名运用号被苹果拒绝。这款触手可及、不需安装、用完即走、屏蔽编程平台差异救前端开发于水火的创新产品。其实有点Java虚拟机的味道,是寄生于平台的二级运用,抗衡iOS与Android两大平台,凌驾于其他App之上,承载着做OS的雄心霸业,今年彻底迎来了爆发年,支付宝、淘宝、头条纷纷大举跟进押注。

如今小程序已经渗透到了数亿用户,如果这个不加限制任由扩大的话,基本上就没苹果运用商店什么事了,我就问你怕不怕?

谜一样的张小龙

的强大也在于它的张小龙(是老乡,不能黑),这个程序员出身的产品经理曾一手打造了广受欢迎的Foxmail,不仅如此,跳一跳轻松获得6000高分,而且还是高尔夫跟球高手。他似乎找到了做事的窍门,只要他认定去做的事,便能做到。

作为的掌舵人,像是《破坏》里的断水流大师兄对世界宣布:我不是针对你个人,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无尽的财富

张刻意对商业保持疏离,做Foxmail的时候被红衣教主批评缺少商业模式,甚至引来人民为其生计担忧,喟叹他注定是个悲剧人物,但恰恰是这么一个人缔造的,成为了腾讯手里的王炸。

的商业化还有很大空间,变现也并非难事,但既然是底牌自然不能轻易示人。目前游戏为腾讯承载变现的任务,但腾讯游戏已是世界的游戏厂商,国内份额吞噬殆尽,高速增长难以为继。

在腾讯游戏增长乏力的情况下,商业化将提速,目前朋友圈一周只能见到一次广告,而如果贪婪如宇宙条的话,一天刷个百八十条,广告费就能让腾讯赚钱赚到手抽筋。

就像一座金矿,蕴藏着无尽的财富和能量,等待腾讯去开采发掘,而它的强大,可能远远超过你我的想象。

的克制

是极简主义的注解,也是它得以克服的要素,曾被调侃为两千人做1聊天系统,一年加两按钮(搜一搜和看一看)。

张熟读哲学、洞悉人性,低调是张的底色,夙来如此,克制是他的座右铭,从不违背,自始至终都贯彻了张简约克制的思想。可以想见经常会有人去找他说我有个大胆的想法,又或有几千亿的生意想要找他谈,就光约束内部员工对添砖加瓦的冲动都已经让他颇费心思。

坦率地讲,的产品设计足够简洁和克制,真正做到了以用户价值为依归,它清楚自己就是一个社交工具,从不随便给自己加戏,老年人都能用的明白,即是的明证。而对比抖音近左侧边冒出来的什么xx之夜正在直播和手Q微视的硬广,常常令我冒火,真想跟笨蛋产品经理们吼一句:我忍你们很久了。

需要的时候,你呼它出来,不需要的时候,它静悄悄地躺在那里,不装傻卖萌,不流氓骚扰,也没有乱七八糟的推送。

的克制不仅体现在产品设计上,亦体现在人员组织和企业管理上,作为腾讯核心的BG,人员却不足两千(16年),是所有BG里少的或少之一,这简直犹如富甲天下却每天吃糠咽菜。

GM寥寥十数人,VP更是寥寥可数,在这个浮躁的年代,进个发廊花50大洋便能找个艺术总监修剪涂抹一番,管理Title低调的让人不敢相信,助理总经理可不是负责帮总经理端茶倒水订外卖,而是管理一个部门的一号位。

繁荣之下,亦有隐忧

话说月盈则亏,没有坚不可摧的堡垒。世上太多盛极而衰的企业,在急速增长之时,赞誉一片,但在触达以后,掉头向下,这几乎成为历史的必然规律。

或许还会有数年延续的增长,又或许现今即是它的顶点,世间没有无阻力的企业和组织,繁荣之下,亦有隐忧。

克制真的那末好吗?

简约克制帮助走出有别于手Q的老路,一切从用户价值出发做产品也值得称颂,作为用户,我亦非常认可这一点,但从商业角度来看,是否一定对,或者都对,值得商榷。

每天一杯酒,活到九十九,是不是便可以将长寿归功于饮酒呢?人们总习惯于从成功里归结原因,以便依例复制成功,乃至向大众贩卖鸡汤,但真正成功的缘由常常复杂且深藏,因为促成的因素包括天时地利与人和,交织混杂,难以择清理顺和辨识提取。

我职场站的CEO亲身参与制作的游戏大获成功,信心爆棚的他满认为找到了游戏开发的秘诀,但随后依此研发的几款游戏都死得不剩渣,事实无情的打脸了他的成功方法论。

商业上的过于拘谨会错失机会,相比之下,阿里和头条在商业都要积极进取的多,他们的发展也很不错。

当然过于冒进不好,过于谨慎也不好,但是过于克制还是恰如其分,说实话我不知道。掌控度是很难的事情,这又完全取决于领导的洞见和智慧。

我猜想由于之前的稳步发展,让没有必要去改变既定策略,由于那需要冒风险,对于具有十亿用户的掌舵人来说,一丁点修改,都影响甚大,常持敬畏,始终惶恐。而如果后面出现问题或发展困难,我想市场的这只看不见的手便会推动去改变。

Mail上印有摇滚的名言:你说我是错的,那你证明你是对的。我无法证明我是对的,算我输:)

消失的人口红利

中国13亿人口,合并用户数10亿,之前还能保持用户数的高速增长,以后要维系这类增长,只会越来越难,人口红利在消失,增长天花板出现,这是不得不面对却又无法化解的问题。

细分领域失守

阿里觊觎社交领域已久,无论是强推的来往,还是硬推的旺旺都意图抢食社交领域蛋糕,但又都折戟沉沙,铩羽而归。终究,阿里依靠钉钉找到了企业办公的突破口,以指数级增速,攫取一亿用户,这对阿里而言,简直如获至宝。

某钉曾在地铁广告里揶揄X信琐事八卦分神,是加班的罪魁祸首。为移动而生,甚至没有PC版(只能在PC用页版),处理工作确实不如钉钉简捷好用;虽然随后推出企业版应敌,但钉钉积极的产品和商业策略让应接不暇,某钉继续高歌猛进。

有别于的熟人社交,陌陌自1推出便被冠以约X神器,唐老师更被调侃为该领域的产品经理,陌陌绕开,做起了陌生人社交,做了不做的事情从而取得了成功,因而可知社交软件还有很多细分方向覆盖不到。

虽然是不同的专注和细分领域,钉钉和陌陌也难以完全替换,但市场被蚕食却足以引起的警觉。所谓千里之提,毁于蚁穴,项当年也不曾料想会被刘邦反杀。

同时又无法在社交的各个细分领域全军出击和火力覆盖,一个公司无法对抗所有人的智慧,只能在新的苗头出现的时候,及时压制和调整。

公众号的打开率低

公众号如同森林,各种自媒体如五花八门的生物寄居于此,虽然内容丰富,但公众号的问题在于打开率低。

近推出多项针对公众号、定阅号的修改调剂,试图提升内容分发的效力,但收效甚微,很多人甚至绝少点开查看订阅号信息。

想提高打开率,但又不想大红点去迫使用户,确实是进退两难的事情,如何把公众号做强盘活,亦是的一大困扰。

来自头条的挑战

头条利用算法做个性化推荐无疑是近年互联成功技术应用案例,随后推出的看一看就是应对来自头条的信息流的挑战,但目前来看,难言成功。

看一看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利用好友信息,把朋友都在看的内容推荐给你,所谓人以群分,确实,朋友可能具有广泛的共同兴趣,因而精确性高,也是看一看的优势,但看一看和公众号没有打通和联动,对于来说几乎是自废武功。

但在其他方面,恕我直言,有待提高,我曾经用过一年多后,问他人该怎么刷新,可能是我不够聪明,但毕竟天下笨蛋多啊。

头条每个人都有麦克风,发布内容极为简便,还会主动给你推很多名人号邀你关注,时不时提示你好友也在用,要不要加关注,引发裂变,如同传销;你回复一条评论,居然默默地给你广播了。确实不够隐私,但却行之有效。

朋友圈熄火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朋友圈冒出了很多微商,然后充斥各种垃圾信息,你不得不一个个屏蔽掉,然后你发现,屏蔽完之后,你的朋友圈却几乎没什么内容了,职位高的都不爱发朋友圈,小年轻的到处撒狗粮,恍如这里已不是自己这个年纪该来的地方了。

朋友圈,公众号都是的流量大渠道,如今却被各家分流了,热度降低了,而在应对头条,抖音的用户时间抢夺上,却又几乎束手无措,非常被动。

创新减弱

我常说周星驰的电影消失了,那种喜剧无厘头已尘封在过去的记忆里,他自己可能也丢失了那份感觉。

16年初的公开课上,张意气风发,犹如马云附体,一口气讲了8个小时,一百多页PPT,说我讲的全是错的,但如今,他变沉默了。差点忘了,69年出身的张已近知天命的年纪,加上早已功成名就,是否内心对更大更多成功的渴望有所减弱,是否思惟活跃度和产品创新力有所消退,亦不得而知。

写在

时代车轮滚滚向前,互联一年,人间十载,掐指一算,已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唯有变化才是永恒。

曾有人把是什么这个问题抛向之父张小龙,张用一句略带哲理的话作答:你如何使用,决定了于你而言是什么。

随着的巨大成功,张已经不再在上默默发言表露心迹,我们也难以透过此了解他的零碎思绪,张在思索什么?下一步会做甚么?静待时间给出答案吧。

月经不调长时间不好

相关推荐